ajiao

【賤蟲】Love is blind 07

*時間點是Homecoming後續,電影宇宙世界觀,理所當然的RR賤x荷蘭蟲

*有私設,OOC注意。


  放學鈴聲響起,彼得和西班牙語課會話練習的搭檔道別,和阿尼會合,將昨夜被紐約人民追蹤的事全說了。阿尼表示他會嘗試在網路上做出一些應對,就讓他一個科技魯蛇還對付那些網路食人族。他們一同到車站才分開,臨走前阿尼還豎起拇指為彼得加油,這讓他露出了笑容。

  彼得轉身將自己融入人群中,回到了熟悉的皇后區街道。

  放學他總是走一樣的路線,彼得站在對面的轉角處凝視著雷同卻失去一些味道的招牌,上週放學就遇到達瑪先生,並且得知店鋪要重新開張的消息。店裡的達瑪先生注意到自己,正揮著手。

  他調整心情,拉了拉背包的帶子,踏進重新蓋好的商店。

  「哈囉,彼得。」

  「嗨!」

  嶄新的櫃架,明亮的燈光,這讓彼得有些不適應,他現在只想來點特製三明治來平復一下自己那從心中池底浮上來的內疚感。

  和達瑪先生閒聊幾句,彼得發現他們正將注意力放到電視,上頭正插播海上遊輪遭到襲擊的案件。達瑪先生和他的員工忍不住發出「真可怕」、「願神保佑」之類的感嘆,邊將三明治交給彼得。

  「要是超級英雄在場就好了,對不對?那些人真是不幸。」

  達瑪先生的話讓彼得拿過三明治時顫抖了下。

  「我拿到的損害賠償給得很大方。」達瑪先生還是盯著新聞看,手中撫摸著他的貓,「再加上存款,我才能重新開店。」

  「但蜘蛛人毀了你的店。」

  達瑪先生和員工互看一眼,放聲大笑。

  「別責怪他,年輕人。他救了我和我的貓,這重要多了。」

  在櫃台後方的員工讓自己努力平復情緒好好講出一句完整的話,「當英雄真不容易,救了我們還得要不注意破壞環境。老天保佑他!要是真的被新聞裡的那東西射中,普通人大概連點灰都找不到!」

  「我可不反對超級英雄,畢竟政府也不會有什麼比他們更偉大的作為。」

  彼得沉默半晌,從口袋掏出有些皺的紙鈔道:「再給我兩個三明治。」

  「胃口真大,發育中的青少年哈?」

  「謝了,達瑪先生。」

  彼得接過用紙袋裝好的三明治,握著有些汗濕的手離開店裡。他忍不住加快腳步,然後拐了彎跑進巷子裡。達瑪先生的話刺激了彼得的情緒,他的錯誤,他的莽撞,還有一切的不成熟,卻在對方笑談之間被原諒。

  壓抑住心中的激動,深吸一口氣,彼得確定地點足夠隱蔽後,換上了蜘蛛裝。他帶著背包,拎著紙袋從上空盪過迅速前往愛兒的公寓。

  得和韋德道謝才行,為了昨天的事。

  「嗨,愛兒。」

  彼得從開著的窗戶躍進屋裡,就看見老太太坐在沙發上頭摺疊衣物。打開紙袋,介紹皇后區最美味的三明治給愛兒,彼得才問起另一個住戶,「韋德呢?」

  咀嚼著三明治,愛兒鼻子哼了哼道:「大概是去鬼混了。」

  「噢,那……他的那份我留在桌上。」

  愛兒點點頭,然後讓彼得自己隨意在屋裡活動。

  彼得覺得這樣其實很傻,他和愛兒都不知道韋德的去向。而且雖然愛兒沒有明言,但彼得猜想對方是去工作了。他忍不住想像僱傭兵的工作內容,卻都只浮出打了一堆馬賽克的R級動作電影片段。

  他從背包裡撕了張紙條,然後趴在地板上以詭異的姿勢書寫。

  「哈囉!感謝你昨天的幫忙!

  希望你有把車子還回去,不然它的主人會很擔心。

  愛兒說你正在工作,我想我也該開始我今晚的工作了,希望別再像昨晚遇到一堆殭屍,今天我可沒有可以像你一樣及時出現的夥伴了,對吧?

  袋子裡的是全皇后區最美味的三明治,那間店的老闆叫達瑪先生,就在我幾個月前對付銀行搶劫犯的時候不小心讓他們開槍炸了他的店。

  老天,你真該看看那些武器有多危險,聽說是宇宙物質製造的東西。

  紐約之戰的時候有外星人入侵,這證實了宇宙確實有其他生命存在,但我居然在還沒見識到外星人之前就先見到了外星人的武器?

  總之那間店已經重新開張,三明治真的真的非常美味,我想讓你嚐嚐。」

  這樣應該可以吧?

  「妳覺得怎麼樣?」彼得問的是總能給他好建議的凱倫。

  『書寫便條的重點應該要簡潔。』

  「呃……好吧。」

  彼得撕去紙張,將作廢的內容揉成團放回背包裡。他又嘗試兩三張,才藉由凱倫的幫助修改成最能表達重點的便條。彼得對自己在便條上浪費的時間感到詫異,除了阿尼,他很久沒有像這樣一口氣傾訴給他人知曉。唔,他和韋德認識不是前不久的事嗎?

  『你像個第一次寫情書的男孩,彼得。』

  「別取笑我。」

  彼得正打算將紙條放在紙袋下,卻又發出困擾的呻吟。

  『怎麼了?』

  「我該讓韋德知道這是我留下的,但我要怎麼署名才好?」

  直接寫下蜘蛛人很不恰當,而留下本名更是禁止事項。

  『或許寫「你的朋友」會是個好選擇,彼得。』

  「……我和韋德算是朋友嗎?」

  『朋友的定義在我的資料庫中並沒有那麼複雜。』

  寫下了朋友,對於彼得來說即是建立一段新關係。對韋德表達出想成為朋友的意圖,如同細微的電流般在血液中竄動,讓彼得感到格外興奮。

  『彼得?』

  「不,我覺得這個很好。」沒有花太多時間考慮,彼得將字條完成,「謝謝你,凱倫。」

  『不客氣。』凱倫略微上揚的聲線,讓彼得認為自己的人工智慧此刻心情愉悅,『威爾遜先生會喜歡的。』

  對於自己寫下的署名,還有那鉛字的漂亮弧度,每回起來都讓彼得有種想原地跳起來碰碰腳跟的快樂。今晚的夜間巡邏格外順利,跟蜘蛛人交手的壞蛋們彷彿都能聽見對方在哼歌,嘴巴上教訓他們的言語沒能停下來過(雖然相當幽默,但作為反派方可笑不出來),然後噴出蜘蛛絲束縛他們的行動。

  趕在時限內,彼得回到家中,讓梅嬸放心後才洗澡準備就寢。

  「我好像沒有說過,是不是?妳也是我的朋友,凱倫。」

  『謝謝。』凱倫的口吻還是相當禮貌,但隔了許久,彼得才聽見她的聲音從面罩下方傳來,那漂亮的發音清楚的告訴他:『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彼得。』

  那天之後彼得沒有太多時間再去探望愛兒,集中在一件毒品買賣上,當他把蒐集到的訊息全告訴哈皮之後,就交給史塔克先生處理了。

  他最近得當個乖孩子,前幾天中午,新聞正在播報關於先前追蹤蜘蛛人的「推特喪屍」,因為開槍的緣故遭到關注與調查,巡邏活動能感受到久違的舒適,他想這大概也是史塔克先生的幫忙?不然彼得想不到還有誰能這麼神通廣大了。

  「我覺得你可能要注意行動的時間,彼得。」阿尼在社團休息的空檔悄聲建議。

  他花一些時間閱讀網路上對蜘蛛人真實身分的猜測,還有詳盡的分析文章。諸多線索都顯示蜘蛛人是學生,這實在太不妙了!

  「那太好鎖定你是個學生了。」

  「全紐約有很多學生,阿尼。」彼得嘆口氣,他雖然贊同阿尼的說法,不過作為英雄他能活動的時間已經有限,不可能再縮短了。只能將自己低調地藏在學生群,避免被人發現,「拜託!我不可能只在晚上出沒,蜘蛛又不是夜行性!」

  阿尼揮動手中的書,大聲嚷道:「什麼?你真的是彼得帕克嗎?蜘蛛當然算是夜行性!」

  周圍的社團同伴被阿尼的話吸引過來,以夜行性蜘蛛為話題開始討論。在經過許多問題測試之後,他們一致認為彼得帕克不精通生物學(理所當然是裝的)。

  和阿尼一起回到家裡時,他卻收到東尼的來電,兩人迅速躲進寢室裡。

  「你還好嗎?孩子?」然後對方也友善地和阿尼打招呼。

  「嗨,史塔克先生。有什麼事要我幫忙嗎?是任務?」

  「很好,至少提起任務已經不像要過萬聖節的小鬼頭。」東尼在有色鏡片下的眼眸帶著笑意。在簡單的問候之後,東尼才切入正題:「你需要戰鬥訓練嗎?我另外替你安排,我會說服他們的。」

  「我需要考慮,史塔克先生。」

  東尼在畫面上明顯地挑眉,最後留下一句「決定好就聯絡哈皮」從螢幕畫面消失。

  彼得邊聽著阿尼想像所謂戰鬥訓練的內容,一起和對方完成新一款的模型組裝。但思緒還駐留在方才的來電,這讓彼得有些不專心。

  史塔克先生安排的格鬥訓練肯定是相當正規的,但彼得認為那應該不是現在需要的。他也不是突然才有這樣的想法,或許蜘蛛的能力讓他在戰鬥上有許多加分,但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實際的經驗,被危機與殺意襲擊的經驗。

  彼得按住自己的手臂,那裡曾被「推特喪屍」開槍擦過,雖然早已癒合,但那毫不猶豫的惡意卻給他帶來強烈的衝擊。

  如果能幫助更多人,他就應該要持續活下去,直到窮盡自己的性命和能力的極限為止。而那樣的邪惡,將會不分對象地朝他湧來。

  在東尼問起戰鬥訓練的事情,彼得想起有個人或許能夠幫他。於是他決定先問問韋德,一個非英雄,卻與死亡為伍的男人。

  他本來以為再見到韋德會是下禮拜才發生的事,但在隔天的巡邏時彼得就遇見對方穿著黑色兜帽外套、戴著黑色手套,看似低調,卻相當有存在感。

  「韋德?」彼得喊住對方,見韋德張望,他忍不住晃著蜘蛛絲迅速過去,並出聲提醒對方,「嗨!這裡!我在這!你的上方、不,現在是前方了!」

  「這個翻身,我給滿分。」韋德低頭看向彼得,並拉下帽子選擇不去遮掩,親暱地攬住彼得的肩膀,「我有紐約好鄰居當保鑣,就算突然有壞蛋我也不怕。」

  彼得噗哧笑出聲,才不會有人想招惹韋德,就算有,那也只有對方被教訓的份。

  「小蜘蛛只是為了跟我打招呼嗎?」

  彼得注意到他們現在要前往的是愛兒的公寓。

  「噢……我只是……」彼得試著想清楚表達自己的意圖,直到最後才勉強擠出一句:「想問問看或許你願意教我一些什麼?」

  「什麼?」韋德拿出鑰匙的手頓了下,然後得意地揚起下顎,「認真的?但性教育我確實是最棒的人選!」

  彼得感到面罩下頓時有些悶熱,「不,我是指戰鬥。」

  「復仇者鬧罷工嗎?」韋德沒伸手開燈。

  「不,只是我的『老爸們』沒空。」

  韋德似乎正在思索,直到將背包扔在沙發上才給出答覆,「好吧。」

  「真的?」

  韋德從喉嚨發出一些意義不明的聲音,「你知道嗎?小蜘蛛。」

  對方的視線從彼得的角度看來有些混濁,難以判斷韋德現下的狀態。

  彼得反射地向後退了一步,警戒地問:「什麼?」

  「我至今撥放幾百次『No Good Deed』還是不知道除了我收在褲襠裡的武士刀另外兩把是怎麼塞進背包裡的。」韋德打開自己的背包,說著彼得無法理解的話,「這真的很不科學,對吧?」

  凱倫在他的耳畔不斷發出刺耳的警告!

  彼得舉起他從鬆懈轉為備戰狀態的手,試圖要射出蜘蛛絲,卻被韋德一個回身勒住脖頸,雖然隔了一層制服但力道壓在氣管上還是相當難受。

  韋德的手指掀起他的面罩邊緣,一瞬間的冷涼感,讓彼得知道自己暴露出一截頸肉。銀光劈開一室黑暗,刀刃毫不遲疑地抵在彼得的脖頸上,並帶著威脅將鋒利往上一壓,空氣立刻帶上一縷血氣。

  「現在呢?還想讓我教你嗎?」

  「是。」

  沒有遲疑的回答,彼得對自己感到吃驚,卻保持鎮定。

  韋德的刀離開了些,手卻沒有鬆開。彼得逼不得已得仰頭注視對方,卻對上韋德的表情。完全不是他之前所見過的任何模樣,帶著冬日冰柱溶解的第一滴冷意凝視著他。沒有留情,毫無保留的殺意。

  「十分鐘。」韋德抿唇微笑,「讓我流血,我就答應你。」


TBC


嗯......現在說什麼都是劇透。

『No Good Deed』,死侍在電話亭換衣服的那個影片。

评论(1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