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iao

【賤蟲】Love is blind 05

*時間點是Homecoming後續,電影宇宙世界觀,理所當然的RR賤x荷蘭蟲

*很不會寫玩笑式的梗對話,所以OOC注意


  「嘿,彼得。」

  阿尼在實驗課時滑動自己的椅子湊過來,將手機螢幕亮在彼得面前。那是一個推特頁面,彼得偷覷正在講課的老師,分神瀏覽著推特上頭的訊息。這個帳號專門提供人們回報蜘蛛人出沒的地點,以及對於蜘蛛人真實身分的猜想。

  他並不是沒有注意到,這幾日的行動都伴隨著仰頭拿著手機拍攝的人們。但民眾也只是對著他拍攝照片,並沒有什麼實際的危險行為。

  「我不明白,這些人是瘋了嗎?揭穿英雄的真面目並不會讓世界的犯罪減少,知道蜘蛛人的真面目對他們的幫助到底是什麼?」

  「為了滿足好奇心,阿尼。」

  阿尼向來樂天,但此刻他的表情透露出不悅,「看來他們是想用好奇心殺死蜘蛛。」

  「不需要英雄拯救,而是需要英雄的八卦……這或許代表世界和平?」

  「但我認為這樣很愚蠢。」

  注意到老師將視線看向他們的實驗桌,兩人低頭假裝忙碌。

  彼得將近期最後一次製作的蜘蛛絲液倒進空瓶內(畢竟要是在這種敏感時期被注意到就糟了),對上阿尼忐忑的目光他擠出一個微笑。

  「我會小心的,兄弟。」

  而當天晚上的巡邏活動,讓彼得忍不住在心底哀號他對阿尼的保證是如此脆弱。

  面罩內切換到那該死的推特頁面,由凱倫讀出頁面的內容,上頭召集了人們在街頭聚集,集體包圍蜘蛛人。太好了!一個蜘蛛人瘋狂粉絲的線下聚會!

  彼得當然可以靠蜘蛛絲掛在大樓之間行動,在高處晃蕩可以避開許多麻煩。但這些人們不斷製造零星事端,甚至和警察起了衝突,逼迫他非得雙腳著地解決問題。

  簡直像某種不知收斂的狂歡節。彼得在將打破珠寶店櫥窗的男人們綑綁起來時悲慘地想,他想這些問題媒體最後又會歸咎到蜘蛛人身上。

  他只要在地面停留對付那些惹事的傢伙,其他被推特號召出門的人們,拿著手機對他錄影拍攝,就好像喪屍一樣湧來,他稍微理解末日電影中主角的心理活動了――讓人想大罵操蛋的世界!

  碰!碰!碰!

  公園內響起連續的槍響,凱倫立刻捕捉到在人群中有人拿出槍對準彼得,那個鬍子男人將其他參與者當作肉盾,毫不在意其他人的死活。

  簡直是瘋了!

  彼得翻身滑翔到男人的上方,先將槍離開對方的掌握,迅速用蛛絲綑綁對方。他沒忘記周圍還有一堆「推特喪屍」,甚至有人已經摸上他的後頸,想要剝開面罩。彼得沒來得及聽凱倫指令射出蜘蛛絲,只想快點離開這該死的地方。

  『彼得!小心!』

  凱倫難得暴增的音量弄得彼得耳朵發出嗡鳴,在一陣慌亂中,才注意到制服又救了他一命。另一個傢伙撿起了那把槍,沒有遲疑地朝自己扣下板機。雖然沒有生命之憂,但那發子彈麻得他的慣用手現在想抬起都有困難。

  彼得遵循凱倫的指令,離開了現場。而看到自己的負傷,身後的人們愈發瘋狂。

  凱倫已經發出蜘蛛絲液快用完的警告,所以現在他得快點脫下這身衣服。確認「推特喪屍」們還沒追上,彼得鑽進一旁的巷子裡,沒有凱倫的警告,他想應該是安全的。沒想到卻一頭撞進厚實的胸膛,就當彼得萌生絕望時,他看清了對方的臉。

  「哇噢!」男人抱住那突然闖進他懷裡的少年,面露驚喜地咧開笑容,「蜘蛛男孩你是怎麼出現的?對空氣畫圈圈?」

  彼得張嘴正想解釋,卻聽到遠處的喧嘩――該死,他聽見「喪屍」們的叫聲了!

  「抱歉!我們下次再聊!」

  「嘿,冷靜點。」

  韋德箝制住慌亂急著逃離現場的彼得,摘下他的頭套、並用外套將彼得的上半身裹緊。男人小心地將彼得抱起,親熱地摟住他的腰際避免掙扎。如此接近的體溫讓彼得渾身發麻,甚至沒注意到韋德親暱帶有調戲意味的撫摸。

  這太過親密。這是彼得有些暈眩的腦袋中閃過的想法。

  「……我要親你了,小蜘蛛。」

  「推特喪屍」們的叫囂聲完全成為背景音,韋德的話和低沉的嗓音佔領他腦袋的所有思考。韋德的唇就像他的臉一樣不平整,有些皺,角度的變化讓彼得擦到對方的皮膚,和他想像的觸感有些不一樣。就像這個吻,感覺很好。

  舌尖滑過硬顎時,逼得彼得發出有些軟的低吟。這曖昧的聲響,立刻將「推特喪屍」吸引了過來。韋德停下了親吻,將彼得的頭顱壓進懷裡,瞪大眼眸看向以為人數能處理所有問題的人們。

  韋德站起身,他高大的身形幾乎能完全擋住蜷曲的彼得。

  「敢打斷老子跟可愛小貓咪親熱的是哪個有種的傢伙?是你,哈?」然後彼得窺見韋德毫不猶豫從牛仔褲後方掏出槍,抵在對方的臉頰上。

  「不不不先生,我們只是在找人!」

  「喪屍」看起來要尿褲子了。彼得想。

  「操!滾去其他地方找你那該死的人!」見那些人還在是否要撤離而猶豫,韋德加重了語氣,將槍管更用力地擠了過去,「還是你們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去一趟地獄是不是比較容易找到?」

  「我、我們立刻離開!立刻!」

  等人群散離的差不多,韋德才彎下身確認彼得的狀況。

  「我就說人們都怕我這張臉。嘿,你還好嗎?呃……你在哭嗎?」

  彼得撇撇嘴,他只是抖了下肩膀而已。

  「剛才那是我的初吻。」嗓音幾乎是從齒縫間硬擠出來的。

  「我很抱歉但……」韋德知道「第一次」對於青少年的重要性,不過他隨即發現自己不該道歉,「嘿,剛才那個才不是你的初吻!你不是和那個參加返校舞會的女孩接吻過嗎?不要以為是刪減片段我就不知道。」

  彼得眨眨眼,像是想起什麼臉頰的粉色變得又深了些。

  「什麼?我才沒有!那只是……碰了一下……」彼得紅著臉辯解,尷尬地捏著手,「總之,謝謝。我、我得換掉衣服……才行。」

  但要換衣服就得找到背包,按現在的狀況來說他根本不可能再出去。韋德似乎看出他的難處,提議讓彼得先穿著他的外套遮掩那顯眼的紅藍色。

  「你所謂想保護的善良市民就是剛才那樣?哈?」

  「這都要怪、」怪誰呢?弗萊士嗎?還是在推特發起活動的人們?

  韋德挑了挑眼,「你想保護的不全部都是好人,而好人也不會一直都是好人。」

  「我知道……但是……」彼得沮喪地垂下肩膀,「好吧,我不知道。」

  韋德的話讓彼得又想起了「禿鷹」。那個男人並非絕對邪惡的存在,所以他對於麗茲的歉意不是來自離開舞會,是自己阻止「禿鷹」的計畫,阻止對方為了生存下去引發的「惡」,而這傷害到其他無關的人們。

  成為英雄後真正要對抗的,到底是什麼?今晚的問題多得讓彼得惶惑不安。

  「你的那些超級英雄老爸們該給你好好上一課。」

  「史塔克先生不是我老爸。」彼得嘟噥。

  韋德張望著周圍,似乎在挑選什麼,「只是一個譬喻。」

  「什麼?」

  「我送你回去。」韋德的視線盯向一輛車,並示意彼得跟上他,「你不能再盪著你的蜘蛛絲,對嗎?」

  彼得注意到對方身上背著看上去頗有份量的背包,從裡頭的金屬碰撞聲判斷,不用凱倫掃描他都能猜到內容物。

  「這是你的車嗎?」

  「借來的。」韋德打碎車窗,拉開車門讓彼得坐在副駕駛座,然後發動了車子,將背包放到後座,「不是每次都剛好有印度司機。」

  「我覺得我現在就應該逮捕你了,韋德。」舒服的車座讓彼得發出嘆息。

  「你沒做過這種事嗎?」

  被這麼問的少年有些心虛,「我沒打破車窗。」

  「因為那是一輛敞篷車?」

  「老天,為什麼你會知道?」

  彼得和韋德對看一眼,也分不清是誰先忍不住,車內響起足以引起居民抗議的爆笑聲。直到彼得笑得傷口有些疼痛才停歇,幸好傷口不嚴重早已止血,不然他沒辦法想像梅嬸的反應。

  「讓我平安把你送回家之前,暫時讓你的道德全拿去塞進奧丁的屁眼裡。好嗎?」

  彼得疲累地扯出笑容,表示同意。韋德似乎看穿這點,難得兩個都話多的人,卻都沒有言語。彼得注意到對方每隔幾分鐘就會朝他看過來,大概是擔心自己身體不適?他可沒想過韋德是這麼體貼的人。

  「幹嘛這樣看我?回味我給你的吻?」

  彼得直接揍了韋德,毫無克制的力道讓男人發出哀號。彼得遲疑了會,雖然不敢保證對方會誠實回答,他還是決定問出自己的困惑:「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這不可能是巧合。

  「全紐約都在追著你的性感翹臀跑,小蜘蛛。」韋德將自己的手機扔給對方。

  只看見頁面上的頭像,彼得就知道是那個推特頁面。韋德的回答又衍生出新的疑問,為何對方會看見這個帳號?但這次彼得安撫自己真的只是個巧合。

  「你人真好,韋德。」冷不防地彼得對駕駛座的男人說。

  韋德發出戲劇性的腔調,故作傷心地道:「剛才還有人說想逮捕我?噢,善變的青少年。」

  彼得成功地被對方逗笑。

  今晚真是糟糕透頂,但韋德的出現讓他感覺好多了。

  「我肯定會被梅嬸說教。」

  他們繞去拿了彼得的背包(他很訝異,今天它居然還在),在車內換好衣服的彼得皺眉仰頭看著七樓還亮著的燈,那暈黃的暖光卻讓他臉色有些慘白。

  「如果帶著一個傷殘人士上樓,會讓你逃過這場災難嗎?」

  彼得針對韋德那玩笑的語氣警告式的瞥了一眼,然後猶豫地道:「我不確定。」

  「試試?」

  韋德咧開笑推了推彼得的肩膀,示意對方帶自己上樓。

  彼得敢發誓梅嬸在推開門的那瞬間絕對是嚴肅且隨時準備爆發,但在看到韋德和那套可憐兮兮的說詞後,態度立刻就軟化下來。韋德沒接受梅嬸的喝茶邀請,只是跟彼得在門口交談幾句。

  「你嬸嬸真辣。」

  「別跟我說甚麼你想當我叔叔的蠢話,我會把你掛到布魯克林大橋上。」

  「或者把我黏在女神的屁股上,觀光客肯定會特別愛我。」

  彼得扯扯嘴角,有些心不在焉,「嗯……是啊……你說的對、我該考慮這個……」

  韋德突然地將彼得大力地抱進懷裡,甚至比剛才在巷子裡的還要用力許多。與韋德貼緊的那瞬間,他才清晰感受到身體難以控制的細微顫抖。只要一闔上眼,那些在眾人之中難以分清的臉孔,全都一個模樣,就突然地朝自己瘋狂的湧上。

  原來他是在害怕嗎?英雄,可以害怕嗎?

  「沒事,你到家了。小蜘蛛。」

  韋德的嗓音從頭顱上方傳來,就像被撥動開關鈕似的,他的身體拋卻了整夜緊繃。男人難以拒絕的力道和溫度,讓彼得逐漸冷靜下來。韋德鬆開手臂,嘻笑著和自己道別,他愣愣地回應。直到在男人踏進電梯時,彼得才想起這件重要的事。

  「韋德!那個……」

  「是想要跟我來一個熱情的離別之吻嗎?」

  「我是想說,謝謝你。」

  彼得看著韋德的笑容被電梯門遮掩,和慢慢倒數的電梯數字。他立刻打開家門鑽進自己的房間裡,從房裡的窗戶能看見社區的街道,直到確認韋德開著車離開,彼得才放鬆地躺回自己的床鋪上。

  「你當時應該告訴我韋德在那裡的,凱倫。」

  『抱歉,彼得。但我判斷威爾遜先生不會傷害你。』

  彼得忍不住咬了下唇,「噢,他的確是。」


TBC


其實就只是為了一個場景而開始寫他,然後我到現在還離那個場景好遙遠......((茫然

评论(2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