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iao

【賤蟲】Love is blind 04

*時間點是Homecoming後續,電影宇宙世界觀,理所當然的RR賤x荷蘭蟲

*很不會寫玩笑式的梗對話,所以OOC注意


  彼得帕克,新英雄,紐約好鄰居,蜘蛛人。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把這件事寫進他的英雄活動日記。他搞了一場天大的誤會,然後和一個傭兵扭打互毆還被看到真面目,現在被對方稱讚長得可愛?

  這件事要是通報到史塔克先生那裡,他大概會被嘲笑一整年。

  彼得皺起眉頭,「什麼?可愛?不,我才不、」

  韋德將面罩還給了彼得,但少年卻一瞬間猶豫到底還有沒有戴回去的必要。

  被男人誇獎可愛,彼得可開心不起來。這樣說有點不太對,就算女性說自己可愛,他也不會開心,這無關稱讚自己的對象性別。

  他只是想要,帥。

  對,帥氣。

  他從蜘蛛監控也聽見韋德和黃鼠狼的對話。韋德變異的容貌常常被黃鼠狼和其他傭兵們在言語間嘲諷,但容貌的變化不代表韋德變得不帥氣。就連他還只是個青春期少年,也能感受到韋德散發出的吸引力。

  「吃吧,小蜘蛛。」

  韋德端著披薩盒遞了一塊披薩給彼得。

  「放學就趕過來拯救愛兒,很餓吧?」

  彼得的掙扎只有一瞬間,在感覺到胃部大聲跟他抗議的剎那,就繳械投降,從韋德的手中接過還殘留熱度的披薩。

  「謝了。」他毫不保留形象地咬了一大口,然後鼓著臉頰咀嚼著。

  韋德在盯著自己看,非常認真地打量。

  即使沒抬頭,彼得也知道自己正被注視著。他迅速把披薩剩下的部分全塞進嘴裡,直到都滾進胃袋中他才迎向韋德的目光,努力催促自己的腦袋生出一點話題,最後彼得只乾巴巴地問出一句:「韋德……為什麼會和愛兒成為室友?」

  「她看不見我的臉。」面對彼得的問題韋德回應得很認真,絲毫沒有先前玩鬧似的態度,「你知道的,不會有人想看著我這張臉一起生活。」

  彼得的第一個反應是,他想回答韋德自己就可以做到,但隨即他認為這句話沒有任何意義,於是又吞嚥回去。

  噢,你該換話題了!再想想啊,彼得帕克!你能做到!

  「呃、我知道你的工作……這代表你會殺人嗎?」

  「沒錯。」韋德又塞了一塊披薩給他。

  彼得盯著男人如甲殼般亮的眼珠,沉默了好一陣才道:「殺人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選擇放過我並不是什麼正確的選擇,小蜘蛛。」韋德選擇在彼得坐著的地板對面坐下,「我確實是個壞蛋,跟我殺的那些混蛋一樣。」

  「可是每個人都是一條性命。」

  「你是超級英雄,那麼他們就是超級壞蛋,雖然我也是那其中之一。」他伸手揉了揉對方看起來相當好摸的頭髮,「不殺掉他們,他們就會殺掉更多可憐的人們不是嗎?」

  所以才需要英雄逮捕他們,然後讓他們得到應有的制裁。但彼得沒有回答,他知道這個答案對韋德過於天真可笑。

  彼得不知道自己現在表情看起來如何,不過他真心不希望韋德殺人。明明對韋德並不了解,只有四十多個小時的監控時間,卻萌生勸善對方,讓自己可以逃避某次必須得與韋德為敵的的選擇和機會。

  「……看來我沒辦法說服你不殺人,對嗎?」

  韋德聳聳肩,「你的說服詞比賣餅乾的女童軍還糟糕,小蜘蛛。她們會很可愛的跟我說聲拜託,你試試看?」

  「不了。」

  彼得覺得第二塊披薩變得有點難吃,他想是因為完全冷掉的關係。

  「可惜,你很可愛。只是想像一下,我都覺得我無法拒絕你。」

  「別再說我可愛。」彼得有些惱怒地把頭套戴上,「忘掉我的長相!」

  「唔,沒辦法。」韋德咧開笑,這讓他臉上的痕跡擠成一團顯得更加猙獰,「搞不好在路上看到你的臉就會不小心跟你說『嗨,小蜘蛛』?」

  彼得複雜地看了眼不斷試著要刺激他情緒的男人,而蜘蛛面罩上的眼睛變化似乎將他的情緒傳達給了韋德。

  「只是玩笑,我懂,我也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我的臉。」韋德扯了扯自己的臉頰。

  但這句話卻沒有讓彼得的情緒好轉,這幾個小時下來他見過其他人恣意嘲笑韋德的長相,讓他覺得更糟的是,韋德自己也總是拿這件事來自嘲,而這些他真的非常不喜歡。

  「我覺得你很帥。」還好他戴著面罩,否則絕對說不出來。

  韋德的嗓音突然變得有些可怕,「你不會想知道這些玩意是怎麼來的。」

  「無論如何那一定是要經過驚人考驗得到的傷痕,所以他很酷。」

  韋德沉默了好一會,呼吸聲透過蜘蛛面罩放大在彼得的耳際。彼得讓自己表現得理應如此,他的立場堅定毫不退縮。

  「謝了,小鬼。」

  「我不是小鬼,我叫彼得。」

  下一秒,彼得發出來自地獄的哀號。

  老天!他在做什麼!不只讓普通人(或許選擇傭兵作為職業的人不能被當成普通人)發現他的真實樣貌,還把名字也都告訴對方了。今天的事情絕對不能寫進報告,還要讓凱倫把這段影像紀錄給刪除掉!

  「……忘記我的名字,拜託。」

  彼得吸了吸鼻子,試圖用韋德期待的可愛模樣來說服對方。

  韋德故作思考沉吟了會,露出笑容。

  「就說我沒辦法拒絕你,小蜘蛛。」

  「真的?」那他或許該真的拜託韋德別殺人這件事。

  「只有第一次有效。」

  韋德的回答讓彼得毫不掩飾情緒地垂下肩膀。

  今晚的事件在韋德給他最後一塊披薩畫下休止,彼得咬著披薩晃出公寓。先前的擔憂和收到凱倫通知的焦慮,全部都在解決誤會,並且和韋德經過一場交談後消散。他是真心喜歡這個定義上來說初次見面的傭兵(如果可以不要殺人更好),或許是仰慕?管他的!誰不愛一個風趣、帥氣,有個人行事風格,還有點壞的傢伙?大多數人都愛死了!

  但這些「彼得帕克」卻做不到,他在現實中並不是這樣的人。

  甩開這些念頭,彼得在晃過街區時注意到了幾個身材高壯的青少年包圍一個女人,神情猥瑣、言語下流。他旋轉了圈倒退回去,將這位女性帶離現場,並讓那些青少年固定在牆上無法回家,這應該就是今天最後的任務了。

  這麼想著的彼得,晃著蜘蛛絲一躍而下。

  而在彼得隔天踏進中城高中,電視上新聞讓他忍不住在腦內裡揍了昨夜的自己好幾拳。為了昨天零點前的事件,蜘蛛人再次成為被討論的話題。

  「蜘蛛人攻擊一般民眾。」斗大的標題鮮明地印刷在紙上。

  該死,他發誓真的不是故意的。

  彼得發出頭痛的呻吟,昨天他救了那個女人之後,突然被從後方襲擊(凱倫有提醒他,但彼得只聽到後半句就被砸中了)。他以為是被害人的女性,其實是和那些青少年們一夥,他們試圖要摘下彼得的面罩(是的,正是那個猜猜蜘蛛人長相的遊戲),當然,不乏暴力手段。

  而他反射性地還手了。

  跟他緊身衣下面的瘀痕比起來,那些傢伙不過是他被用手肘撞擊而已。無論如何,這件事肯定會讓他收到史塔克先生的「關心」(可能是本人,也可能不是)。

  「他們居然還把影片上傳了,老兄。」阿尼指著影片下方的點閱數。

  彼得瞥了眼。好吧,這剪輯的真不怎麼樣。不過,足夠成為蜘蛛人被全民批評的材料了。

  「你想那會是弗萊士搞得鬼嗎?」

  「他可沒那麼聰明。」

  「嘿!MJ!別偷聽我們說話!」

  蜜雪兒做了個表情,沒把阿尼的話當一回事。她放下手中的書籍,坐到彼得的對面,然後翻開手中的素描簿,「你是怎麼想的?」

  「蜘蛛人嗎?我想他不是故意的?」他滑了一下那上傳影片的帳號,指了指其中幾條推文,「那些人可能是什麼英雄狂熱份子?你懂得,他們因為想看蜘蛛人面罩下的真面目遭到反抗……」

  「你的反應很奇怪。」蜜雪兒從素描簿後方凝視彼得。

  彼得慣性地搓了搓手,「會、會嗎?我很好,我很正常。」

  「我是指……如果蜘蛛人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蜜雪兒繼續畫著手中的素描,「但他卻和鋼鐵人有聯繫?『蘇科維亞協議』,鋼鐵人是贊成登記派吧?登記派就代表身為一個英雄,他有義務要公開個人資訊,並且接受國際的監管。我想這部分,你有在聽課吧?彼得?」

  「我想……」彼得撓了撓自己的臉頰,「他、蜘蛛人沒想那麼多……」

  「嗯哼,那他可真是魯莽。」

  這個評價讓彼得的情緒更糟了。

  當時他是被史塔克先生以暴露身分為威脅,結果後續惹來了一堆麻煩。是的,他什麼都一無所知。得到片面的資訊,說隊長做錯卻自以為是對的。經過上次的事件,他本來以為自己有所成長,可是仍然不夠。無論是作為彼得帕克,還是蜘蛛人,他都還太過幼稚。但,該怎麼辦呢?他還可以有什麼選擇?

  「嘿,彼得。」蜜雪兒將素描本立在朋友面前。

  素描本上的他,愁容滿面。

  足夠讓他厭惡自己了。


TBC

评论(1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