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iao

【賤蟲】Love is blind 03

*時間點是Homecoming後續,電影宇宙世界觀,理所當然的RR賤x荷蘭蟲

*很不會寫玩笑式的梗對話,所以OOC注意


  小公寓播著周圍鄰居幾乎都聽過的年代金曲,只差沒有探出窗戶來個社區型的大合唱。

  公寓的房客韋德邊哼著歌放下還熱騰的披薩,坐上他專用的椅子翹起雙腿交疊擱在桌上,豪氣地咬了一大口,讚嘆了會雙倍起司這誘人墮落的惡魔後,他的雙眼終於緊盯那被綑綁在沙發上的拜訪者。

  噢,對,就是他在十分鐘前他抓到的傢伙。對方似乎對這類的黃金老歌不感興趣,顯然不是同個年代。

  「抱歉,你剛才說你叫什麼名字?」

  穿著紅藍配色緊身衣的英雄有些不情願地道:「蜘蛛人。」

  「酷!這個名字真帥氣!」

  雖然看對方的身形,韋德覺得更適合叫蜘蛛男孩。雖然聲音聽起來有點軟,身上帶著沐浴乳的濃郁甜味,但絕對是個男孩。

  「呃……謝了?」

  韋德從他後仰只用後面兩腳站立的椅子上跳起來,突然回過身盯著某個方向說道:「我知道你們一定有一堆問題,關於為什麼劇情一下就跳到這裡來。小蜘蛛、你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什麼?我們沒那麼熟?不管,反正我決定了!」

  「嘿!」

  蜘蛛眼睛的變化讓韋德知道對方現在的不滿,但不予理會。

  「小蜘蛛為什麼現在被我逮到了?還有被我綁架的女人!跟可憐兮兮的愛兒!」

  「你在跟誰說話?」明明是被捆綁但仍不安分的「蜘蛛人」好奇地問。

  韋德聳聳肩,「沒什麼,只是不這樣做『那些人』就會覺得我很不『韋德』。」

  「『那些人』是誰?」

  「不重要。」

  韋德將手裡的披薩一口氣全塞進嘴哩,拍了拍手讓屑屑都離開視線。

  時間回到韋德威爾遜結束任務的那天。

  是的,他就是這麼地觀察細微。他剛踏進公寓,韋德就注意到他和愛兒居住的地方有人來拜訪過,而且那位拜訪者還留下的小禮物。雖然韋德不知道實際位置,但他敢保證自己被監視了。哪個混帳東西居然敢來觀察他的日常生活?要看的話這也會是一個付費的頻道好嗎?

  不過那個監視他的視線卻沒有再更進一步的意思,只是盯著。他暫時判斷不是敵人,如果是要報仇的話手段也太差勁了。還是他對要來找他麻煩的傢伙們評價太高?其實他們的腦袋都被做成絞肉又塞回去思考?

  或者,是哪裡來的瘋狂粉絲?

  他討厭猜測,連數獨和填字遊戲都懶得推理。噁,要是有能按著太陽穴就能知道所有真相的超能力就方便多了--這句話福斯應該不會找他麻煩吧?

  韋德將刀槍保養好,整理好所有裝備,想著應該怎麼解決這件事。他實在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直接挑釁讓對方跳出來,然後砍個三刀、開個六槍才是他的手段。

  從口袋掏出手機。他的聯絡對象也沒幾個,迅速撥通電話後,和電話另一頭調情幾句隨即進入話題。雖然韋德知道有人在監視,他說什麼應該也是一清二楚,不過在手機擴音端的傢伙也不是笨蛋。

  總之,就靠在電影裡合作過的默契了,但願那有和他的老二一樣粗壯。

  然後韋德熄燈了。對,第一天回顧到這裡為止。

  「天殺的!」

  這是韋德在隔天清醒後第一句吶喊。戴著他的小睡帽踏進洗手間,韋德翻了個白眼,監視他的傢伙真是有耐力,八成連他在睡覺的時候也還繼續。這是在導演的房間裡拍的低成本恐怖片嗎?希望沒有在他的床頭或床底看到任何妖魔鬼怪。(1)

  監視他的傢伙陪自己看了一早上的電視,下午的時候跟著又一起進了「朋友經營的酒吧」。對,沒錯,現在連講出店名都會有麻煩。如果酒吧的名字叫「塔可蛋蛋」(2),或許還可以勉強敷衍過去。

  黃鼠狼擦著酒杯,瞥了韋德一眼,「今天你怎麼沒穿你那套聖誕老人蒙面裝?在雪橇的時候掉在赤道上了嗎?」

  「閉嘴。」仰頭慣了一大口,韋德將酒杯狠狠敲上吧檯,「別提那該死的衣服。」

  韋德踏進紐約就和黃鼠狼詢問最近有什麼新消息。除了復仇者內部打架的事,黃鼠狼還播了一段影片,說是有個叫「蜘蛛人」的新英雄頻繁的活動。雖然名字很棒,但配色和自己撞衫了,這分明是抄襲!

  但韋德只能繼續繫緊他的兜帽走在街上。他居然不能投訴他被抄襲了!甚至也不准換上他的帥斃了的手工制服!去你的福斯!去他媽的版權!

  一想到這裡他又忍不住多灌了幾杯,多揉了幾下緊貼著自己磨蹭的火辣美女。

  韋德注意到自己的手機震了幾下。很好,得到他滿意的回覆。將詳細的時間地點回傳給對方,他想自己也該給偷窺的傢伙一點甜頭才行。

  他帶著那只差沒直接蹲到他胯下的女人離開「朋友經營的酒吧」,然後來一場熱烈的歡愛。希望監視他的傢伙不會把這段拿去網站投稿,如果是的話,維基可能會特別標註這是他第一次拍這類型的影片。

  「好吧,這點我可以先在這裡道歉。」

  韋德突然想到還坐在沙發上仍然沒有脫逃的英雄,畢竟他威脅了一下別擅自妄動,否則愛兒就完蛋了。

  「我猜你還未成年?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讓你看到那些的,小蜘蛛。」

  「我十五了!」

  韋德用平直的語調道:「喔,真成熟。」

  剛剛說到哪裡了?噢,總之他開始了偉大而成功的誘餌計畫。還沒開始為什麼知道成功?小蜘蛛都被我逮到了,這不成功嗎?

  韋德將女人用槍抵著推進屋內,期間忍不住在對方尖叫亂踢的時候用槍托毆打對方,適時地噴出一點鮮血,接著被他拖進寢室,然後叫聲嘎然而止。他的室友愛兒,對於他的殘酷行為也沒辦法進行任何的抗議。那個目光還在,沒有停下來。時間很漫長,直到他嗑完墨西哥捲作為中餐仍然沒有異狀。

  韋德在等待,他在等待在某處注視他的那個人出現。

  在那之前他打了電話,想必那個重要的人物很快就會出現。

  韋德深深地呼吸,那誘人的香味鑽進鼻腔裡,然後門板被敲響了。他期待的重要人物抵達了,「哈,太棒了!披薩!」

  韋德剛打開門,門後迅速地射出什麼東西黏住了他的手。紅藍打扮的傢伙從他的口袋裡掏了錢給外賣人員,然後接過披薩。

  「不用找了,謝謝。」

  將還沒反應過來狀況的外賣人員推出門外,這名不速之客在回頭的瞬間正面嘗到了韋德的拳頭。該死的絲繩沒辦法弄掉,不過這不妨礙韋德的打鬥,他是這方面的好手。

  「嗨!小子!」韋德先打了招呼,被束縛的雙手施力,用手肘撞擊對方的腹部,「呼……來找你的黃金城嗎(3)?」

  對方咳了幾聲,「不,先生。我是來教訓像狼一樣邪惡的壞蛋。」

  「不要像狼。」韋德不贊同地糾正,「什麼都可以,不要像狼(4)。」

  而且這是歧視,童話故事裡的野狼有多慘你知道嗎?

  「我覺得你應該注意一下我的手上有人質。你說你叫什麼?」

  「蜘蛛、」沒說完,因為他得閃避掉韋德的踢擊。

  他注意到對方手上的發射器,韋德迅速判斷應該用扭打的近身作戰會更有效。十分鐘的時間,他解決了這位新誕生的紐約好鄰居。太依賴那身服裝的能力,卻沒有紮實的戰鬥訓練?這讓他想到某個也是紅色系的傢伙。

  他很不滿意,花十分鐘有點太久了。但剛才有個東西惹怒韋德,就是會產生電擊的蜘蛛絲,讓他對蜘蛛人報復回去多用了點時間。電擊對他的身體可是沒屁用,卻是他很討厭的攻擊方法。

  然後,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這樣了。蜘蛛人,紐約新英雄--失敗。

  「小蜘蛛,你覺得我接下來該怎麼做?」

  韋德感覺到那穿著緊身衣的小傢伙吞了吞唾液。

  「呃……抱歉,你現在是在聞我嗎?」

  「是,你聞起來很甜,這個味道挺適合你的。」他湊近對方的脖子嗅了嗅。雖然早就散了,但他彷彿還記得那天他回到公寓的瞬間聞到的氣味。

  「住手,韋德。」愛兒用導盲杖打向韋德。

  被突襲的男人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只是露出可惜的表情、雙手一攤。

  「好吧,時間到了。」

  蜘蛛的眼睛瞪得老大,「等、等一下……愛兒你沒事?妳很安全?」

  看來這個小鬼完全把自己當成是邪惡大反派了。

  「除了她用打火機會燒到自己頭髮以外,她確實是很安全。」他只是給愛兒一點酒精,沒想到對方睡得這麼沉。韋德嘆了口氣,起身到自己的寢室門口,「嗨,已經結束了,寶貝。」

  渾身沾滿血的性感女性打著哈欠從韋德的房間裡走出來,瞥見餐桌上的披薩伸手拿了一塊,不客氣地咀嚼起來,然後要韋德把錢匯給她之後,親吻男人的嘴角離開了公寓(沒多就聽見接到傳來尖叫,可憐的路人)。

  「不管你們對客廳做了什麼,希望明天它恢復正常。」愛兒說完便有些搖晃地回去自己的房間,無視韋德咕噥「反正妳也不知道」。

  「所以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是演的?不會吧!太逼真了!」

  「嘿,你這句話我不能當作沒聽見。」韋德的態度突然認真起來,用食指指著彼得的臉,「男孩你聽好了,我可是主演過一部電影還要接著拍續集的男人。要我的簽名照嗎?我可以給你附上唇印。」

  「不要。」蜘蛛人看向韋德的卡通手錶錶面,「現在有點晚了。你能放開我嗎?」

  「嗯……不要。」同樣的回覆。

  反正現在也沒有所謂的人質,都是一場鬧劇。蜘蛛人的想法韋德能猜得到,就當對方迅速要掙脫那其實對他沒太大用處的繩子後,韋德抓住蜘蛛人細瘦的手腕,將對方扔了出去,與地板親密地接觸,並對地毯獻上了一個熱吻。韋德迅速地再次壓制住對方,「別讓我用武器讓你的手上多一個洞。」

  其實這傢伙力氣不小。韋德想。只是運用不當。

  現在他們兩個人姿勢相當曖昧,距離近得韋德都能感受到那面罩下的鼻息。那甜甜的沐浴乳氣味又飄了過來,讓韋德有些分心,他啞著嗓音道:「……很多人看到我的臉都嚇得半死,小鬼。」

  「為什麼要?」蜘蛛人沒有放棄,持續試圖掙脫韋德的束縛,「如果你帶曲棍球面具再來把斧頭,相信我,我會尖叫得停不下來。」

  「是嗎?那這個呢?各位先生女士們!就讓我們來揭曉!面罩下小蜘蛛的真實面貌!」

  「不!你不能這麼做!凱倫!幫幫我!」

  『收到,啟動殺戮模式。』

  「凱倫!不要!為什麼要這麼極端!」

  誰是凱倫?韋德趁機再次取得優勢,將蜘蛛人壓倒在地,「你已經用你看了我三天被輻射沙皮狗咬到的臉,當然輪到我看看你的……為什麼要遮起來?難道小蜘蛛跟我一樣嗎?這樣或許我們可以成立互助協會了?」

  蜘蛛人還想掙扎,但面罩已經被扯下了大半邊,最後無力地全部落到韋德手中。韋德眨眨眼注視著少年露出的眼睛和臉龐,呼吸凝滯了會。

  少年的臉色逐漸變得紅潤,眼睛也顯得有些濕潤。不是什麼羅曼蒂克的理由,全部都是驚駭和憤怒造成的。

  「如果你看完了就請把面罩還給我,先生。」少年似乎對韋德沒有半句話的表現解讀為負面的鄙夷,他從地毯上起身,「抱歉,是我隨意闖進你們的住處。」

  「噢,小蜘蛛!你真可愛!」

  少年覺得不是自己神智不清就是對方的問題,「……什麼?」


TBC


(1)指的是靈動:鬼影實錄

(2)其實是在說塔可鐘Taco Bell,但為了避嫌改成Taco Ball

(3)湯姆荷蘭的電影失落之城

(4)狼,你懂得,就是北方的那匹狼,跟小隊長有關係的那匹(?)


總之,韋德不能穿死侍的服裝,穿上會被打馬賽克,所以這篇就只會有平常的兜帽裝。這就是為什麼上一集黃鼠狼的店名彼得一直看不清楚,因為版權都是福斯的,會自動被模糊。

為了決定後面到底應該跑什麼路線,這篇拖了好久。嗯......不是甜膩膩的走向,比較是打鬥+互相成長+發現愛情的路線。

最後,中間這段日子重補了EC和拔杯,所以我差一點迷失回不來,真是太可怕了。

评论(5)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