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iao

【賤蟲】Love is blind 02

*時間點是Homecoming後續,電影宇宙世界觀,理所當然的RR賤x荷蘭蟲

*很不會寫玩笑式的梗對話,所以OOC注意


  「梅嬸、呃……我們不是在……」

  似乎在阻止彼得破壞「誠實」這項美德,男人增加情趣的言語一連串的噴出,那熱辣的說法讓反映過來的彼得耳根迅速泛紅,阿尼立刻將監控的連結線迅速拔掉(還踢到了小指頭),畫面立刻呈現一片黑漆。兩個少年站得筆挺,視線不知道應該放在哪才好,但梅嬸的眼睛絕對不會是他們的目標。

  上次換上蜘蛛裝被梅嬸看到,彼得就用那只是一個超級英雄派對打扮作為藉口。他以為那次已經夠糟糕了,但事實證明,永遠都有更糟糕的狀況。

  照顧他長大的親人,表情透露出詫異、尷尬,更多的是欣慰。噢!不!這只會讓他感覺更糟糕!彼得在心裡恥辱地摀住了臉。

  「噢,不要太在意,男孩。」梅眨眨眼,笑得露出了潔亮的牙,「我出去一趟買個東西,一個小時。好嗎?」

  彼得與阿尼面面相覷。梅嬸那眼神就像是在詢問,一個小時夠發洩掉他們青春期突發的躁動嗎?當然不!這一個小時,他會想辦法埋進浩克的屎裡溺死!

  阿尼比彼得先反應過來,拼命點點頭,畢竟讓梅嬸現在立刻離開寢室才是首要。

  「別在意,兄弟。」阿尼同情地拍上彼德的肩膀。上次他連在學校看謎片這種事都說出口了,他完全明白,真的明白。

  在門板關上的瞬間,彼得放棄人生似地仰頭發出哀號,倒進了一旁的床舖上,試圖用棉被把自己悶死。直到阿尼提醒他們的友善鄰居英雄,該把握這段時間完成他這次的任務,彼得才打起精神從床鋪上爬起。

  「所以我們要等他結束?」

  彼得的聲音有些發乾,「我不想,或許我們可以解析剛才他去的酒吧。」

  阿尼贊同地點頭,把監視畫面再次連結上,彼得在轉頭時看見螢幕上的畫面忍不住在心裡低喊。

  WTF、為什麼偵查畫面還會附帶馬賽克?韋德胯下的位置被鋪上一大塊黑色。這是史塔克先生的未成年保護模式嗎?凱倫!

  一小時後梅嬸準時回到家裡,兩個少年沮喪地坐在餐桌旁。他們已經不想管過了一小時韋德還精力旺盛地繼續他的床上運動,更糟的是,對於韋德的背景,他們沒有任何收穫。

  「明天見,阿尼。」

  「掰,彼得。」

  回到寢室後,彼得繼續統整這個假日蒐集到的資料。

  韋德,姓氏還不清楚。

  從言談之中得知職業是個傭兵。

  凱倫迅速用韋德的臉進行比對,但畫面一直顯示「錯誤」,就好像世上根本不存在這個人。到底用了什麼手段能逃過史塔克先生的資料庫?彼得咬了下唇,對於「韋德」這個男人的存在感到愈發不安。

  而韋德下午踏入的酒吧,這是另一條線索。

  彼得明明記得自己抄寫下店名,但再去找的時候紙上什麼也沒寫。透過監控錄影回放,拍攝到的店名也相當模糊。阿尼用盡各種方法將畫面清晰,周圍的景色解析度已經高得驚人,店名的部分就是看不清楚。

  這是恐怖片嗎?

  事實上他在追蹤的根本不是人類?

  然後腦殼內突然又蹦出幾個小時前的情色畫面,這讓彼得一陣惱怒。

  倒臥在床鋪上的彼得扯開衣領搧了搧,想扔去那股燥熱,卻突然想起什麼,嗅聞自己身上的氣味,然後又一臉苦惱地在床鋪上翻身。洗澡的時候他又忘了,他一直沒注意到那個沐浴乳的味道這麼重,把他渾身的男子氣概也一併洗掉。

  韋德是怎麼說的?奶香?老天!

  忍不住發出疲倦混雜著絕望的呻吟。監視那個男人幾小時卻一無所獲,除了名字與職業,彼得得到的資訊就是跟對方展現出的男人氣質相較,自己就只是一個小鬼――各種意義上而言。

  耶穌啊,希望一切都在明天清醒都會變好,至少不要更糟。

  當然,彼得知道復仇者有索爾的存在,就應該跟著理解「魔法」等於未知的「科學」,而所謂的「神」就應該等於「外星人」的思維。

  因此他的期望沒有被「神」聽見,一丁點都沒有實現。聆聽地球人的願望,那不是外星人的業務項目。

  彼得進入車站,昨晚睡得不是太好。在搖晃的車廂內感覺全身昏沉,猛然驚覺該下站時,驚慌地撞上了要上車的人們,才邊道歉邊順利下車。

  彼得感覺糟透了,他用雙掌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嘗試清醒。

  別再犯同樣的錯了,彼得。上次你滿腦子都是「外星武器」,這次是都裝滿了「韋德」。同時做好「彼得帕克」,同時成為一個好「蜘蛛人」。

  這才是一個好的「英雄」,一個好的「人」。

  「嘿,彼得。」

  「呃、嗨!蜜……MJ!早!」想起少女的多次糾正,彼得連忙改口。

  蜜雪兒挑眉看向彼得,「你還好嗎?」

  「我想還可以,只是昨天……熬夜了。」他搓了搓手試著緩解緊張。

  彼得踏進高中就看見上方掛著大布條,還有宣傳海報。寫著「你發現蜘蛛人了嗎?」、「你就是那個蜘蛛人嗎?」等類似的標語貼在校園各處,彼得瞪著眼前模仿詹姆斯弗拉格(James Flagg)募兵海報風格,寫著巨大的「I Want You」。

  「這是在做什麼?」

  「蜘蛛人。」

  當她這麼回答時,彼得還雜亂的思緒瞬間清醒,露出一臉困惑。

  蜜雪兒揚起下巴指向學校的電視,校園新聞的畫面大大地寫著「揭露蜘蛛人的真面目」,然後是幾段對師生的採放。學生們對於這個話題相當興奮,但教師方面卻提到了「蘇科維亞協議」,喊話要蜘蛛人盡快對大眾宣告自己的真面目。

  彼得張嘴楞著,盯著電視的方向沒有回神。

  「弗萊士發起的活動,要把蜘蛛人從紐約找出來。」蜜雪兒哼笑了聲,前方的髮絲被吹起些許,「看來有不少蠢蛋願意加入他的遊戲。」

  「什麼?」驚呼之後,彼得連忙平復自己的表情。

  「先是華盛頓,再來是上個月、還有上禮拜的事件……噢,你正好請假的那次。那些都跟中城高中有點關係,至少那些傢伙們是這樣認為的。」蜜雪兒頓了一下,視線在彼得的身上流轉了會。話題的主角頓時覺得心臟跳動得飛快,希望自己別對少女的眼神多加猜想,「總而言之,弗萊士認為蜘蛛人就是中城高中的學生。」

  「哈哈……這怎麼可能?蜘蛛人?我們學校的學生?」

  「誰知道。」蜜雪兒聳聳肩。

  走廊的另一端,阿尼擠開許多人、拼命地跑到彼得面前,他大口喘氣斷續地道:「彼得!彼得!你聽我說、聽我說!」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是關於上次的那個實驗對吧?」不斷地對阿尼使眼色,彼得加大音量蓋過對方,伸手制止好友繼續往下說,「但是這沒問題,我知道!你太緊張了!放輕鬆……」

  對著蜜雪兒猜測的目光,露出笑容,彼得扯著阿尼的牛仔外套離開。兩人移動到偏僻的角落,確定附近都沒有其他人路過,才壓低嗓音開始交談。

  「彼得,該怎麼辦?」

  「……去你的弗萊士。」

  「你得小心他們。」阿尼非常慌張,越是給彼得更多支援,他就覺得以前的自己好傻,完全沒替彼得思考。他現在得全力保住好友的安危,「上次不小心說出你和蜘蛛人認識……OK,是我的錯。兄弟,他們很有可能把你當作目標。」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現在,旋轉椅專員,冷靜一下。」

  阿尼跟著彼得的動作一起深呼吸吐氣,「我看起來冷靜了嗎?」

  「唔……再冷靜點會更好。這個話題我們午餐時間再繼續,先進教室。」

  彼得盯著時鐘,現在才九點,時間的流逝如此緩慢。

  他在化學課的時候按照上次研發的新配方,調配新的蜘蛛絲液。避開所有人的目光,同時完成交代的課題。對於今天的突發事件,他必須要有計畫才行。「尋找蜘蛛人」的遊戲,將會讓往後的巡邏變得更加艱難。

  或許,可以嘗試新的功能?彼得瞥了眼時鐘,十點半。

  上次和禿鷹對決他就見識過那個隱形的技術,那之後彼得把那個系統改良後嘗試安裝進蜘蛛裝裡(他不敢相信史塔克先生居然沒想到這個主意)。隱形系統還沒有實際測試過,但看來得加快速度了。

  彼得拎著午餐和阿尼在往常的位置坐下,預備要把隱形系統的事告訴對方,畢竟阿尼在這方面的技術比他高超多了。就在三明治還沒塞進嘴裡時,專屬兩個魯蛇的餐桌,來了群不速之客――弗萊士和他的跟班。

  「彼得、阿尼,能坐這裡嗎?」

  「我們沒發邀請函給你,弗萊士。」

  但弗萊士和他的夥伴們轟笑成一團,「你還真的把這張桌子當成你們專屬的啊?」

  「沒事的話就離我們遠一點。」阿尼強硬地道。

  平日阿尼絕對沒膽子說,但這是攸關到他兄弟的大事。

  弗萊士沒把阿尼看進眼裡,他靠上彼得的肩膀,試圖以同一個團隊的關係拉近距離,「你上次說過你見過蜘蛛人,你們是朋友?」

  阿尼正想說點什麼,卻接收到彼得的視線。

  「我說了,只是實習的時候見過。」收起午餐,彼得決定放棄進食,「我們不熟。」

  「哼嗯……或許你能幫我們把蜘蛛人約出來?還是把你倒吊在、」

  「阿尼!跑!」

  兩人抱著東西奔離餐廳,弗萊士和他的跟班立刻反應過來追了出去,但追了幾個彎之後,卻再也沒看到彼得和阿尼的身影。走廊迴盪著弗萊士等人的咒罵,彼得和阿尼則在確定他們已經遠離之後才緩慢地從天花板上垂下。

  兩人鬆了口氣,碰了碰拳頭。

  「該死,他接下來一定會有更過分的。」

  「我知道,阿尼。」今天他得在除了課堂以外的時間避開弗萊士和他的跟屁蟲。

  放學鈴聲響起的那瞬間,彼得讓阿尼小心回家並迅速地衝離教室,確認弗萊士沒來得及注意到自己,立刻離開了校園。之後他也不能隨意把緊身衣穿在衣服裡了,誰知道弗萊士會不會突發奇想扯開他的上衣。

  彼得翻出蜘蛛人頭套戴上的那瞬間,凱倫的聲音配合著緊急警報傳來。

  『你好,彼得。』

  「嗨,凱倫。今天『目標』如何了?」他當然是在說韋德。

  下午彼得刻意躲進廁所裡用手錶追蹤,凱倫也沒有任何提醒項目。

  『就在前十分鐘目標開始移動,他綁架了一名女性回到了住處,已經開了三槍。目測,非要害。』

  「什麼?」彼得驚呼,躍上了電車。

  凱倫將監視螢幕移置到彼得的右眼角位置。小小畫面卻清晰呈現,韋德正站在畫面的角落,穿得暴露的女人瑟瑟發抖、身上帶著血汙並哭喊,愛兒則坐在一旁的沙發低垂著頭,被繩子綑綁著無法行動。四方框內不斷傳出吼叫和威脅的話語,然後,畫面一瞬間變成黑色。

  可惡,監控蜘蛛只能撐到今天。

  「告訴我抵達愛兒家的最短路徑!凱倫!」

  彼得射出蜘蛛絲,晃過了兩棟大樓間。根據凱倫的導航,他們三分鐘內才能抵達愛兒的公寓――該死!一定要趕上才行!

  不只那位女性!愛兒也有危險了!

  那傢伙果然就是個十足的壞蛋!居然還覺得對方很帥,你一定是腦袋有病!彼得帕克!


TBC


不知道目前為止看起來如何,但總之下回兩人總算要面對面了 : )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