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iao

【賤蟲】Love is blind 01

*時間點是Homecoming後續,電影宇宙世界觀,理所當然的RR賤x荷蘭蟲

*很不會寫玩笑式的梗對話,所以OOC注意

 

  「交出來!錢!信用卡!管他什麼通通都拿來!」

  「聽著,王八蛋,我的東西不給蛋蛋爛在垃圾推的傢伙。」

  「你他媽的現在是不想活了嗎?」

  巷子深處傳出聽起來不太妙的低吼對話,彼得迅速地噴出蛛絲往聲音的方向過去。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和一個……持槍的歹徒。噢,該死!

  「晚上好,兩位。」彼得迅速躍進兩人中間,拉開老婦與針織帽男人的距離。看見男人手中的槍,他忍不住驚呼,「嘿,別拿著那東西亂晃!太危險了!」

  沒等對方開口,反手射出蜘蛛絲將槍封在牆上。

  「抱歉,沒有讓你解釋的時間。」彼得指向對方的鼻尖,「你是現行犯,先生。」

  失去槍械的男人,伸手就要用拳頭直接砸向彼得的腹部。彼得壓住對方的手腕,直接往後凹去,射出蜘蛛絲將對方捆成一團黏在垃圾堆中。

  聽著凱倫的稱讚,彼得低頭盯著自己的拳頭。

  好吧,看來美國隊長的格鬥教學影片多少有點用處。

  「洗個衣服就遇到混蛋。」老婦抓著導盲杖打了那個歹徒幾下,彼得看著杖身打到對方胯下,忍不住發出一聲痛呼。老婦抱起洗好的衣服和紙袋,站穩身子後親切地道:「幸好遇到了你,男孩。」

  「不過事實上,我是、蜘蛛人……」

  半途才想到對方看不見,這種糾正毫無意義,彼得的音量講到自己的英雄名幾乎都吞進嘴裡。

  「聲音聽起來就是個小鬼,不過你是個好傢伙。」

  「謝了。」

  彼得在面罩下不服氣地噘嘴,隨即注意到老婦不俐落的步伐,他迅速地穩住那雙些微顫抖的手。

  「我可以送你回去,剛才那樣太危險了,女士。」

  「正好,我冰箱裡的冰淇淋桶還沒打開。你能幫我打開,然後來點嗎?」

  「太讚了!當然沒問題!」

  陪著婦人緩慢地走著,彼得自然不可能安靜下來,他試圖開啟所有話題,然後得知老婦叫作「愛兒」。愛兒相當健談,豐富這段路程的趣味性。愛兒猜,他在學校也會是個萬人迷。彼得乾笑,表示自己只是個膽小鬼。他可以在蜘蛛人的面罩下和許多陌生人講個不停,卻沒辦法把這招用在學校的任何社交場合。

  愛兒掏出一串鑰匙打開房門,對彼得隨意指了下牆壁某處,讓這位需要燈光的客人自行撥動那個已經幾天沒有按下的開關。

  「找地方坐下。」

  愛兒翻出湯匙,並從冰箱拿出有著繽紛包裝的冰淇淋桶。

  「哇噢!」

  看著那有些詭異的顏色,彼得都不確定自己的驚呼是驚喜還是驚嚇。

  「我在賣場隨手拿的,他是什麼樣子?」

  彼得接過冰淇淋桶,打開了蓋子,熟悉的顏色讓他楞了下。

  「噢,它和我真像……就是紅色再加上藍色。包裝上寫這是草莓、藍莓還有乳酪混合(1),噁、嗯……希望它嚐起來不會太糟。」那桶配色簡直就像現在他穿在身上的緊身衣,彼得吞了下唾液挖了一口,拉高自己的面罩塞進嘴裡,滋味已經隨著口腔的熱度融化蔓延,卻仍抿著湯匙不肯鬆口,「這、太讚了!噢,愛兒,妳一定也要嚐嚐看!」

  愛兒沒有伸出手,只是對彼得張開嘴巴,少年笑著用另一支湯匙挖了一口放進愛兒的嘴裡。

  「有點奇怪,不過味道不錯。」

  「對吧?」

  笑著又挖了一口給自己,兩人迅速地聯手解決這桶冰淇淋。

  彼得將湯匙放進已經空了的冰淇淋桶,「愛兒,還有什麼是我能幫你的嗎?」

  「或許你能幫我修一下這個櫃子?」愛兒盯著前方,但什麼也沒有。彼得看到地毯上崩塌的組合櫃,他想應該就是這個了。愛兒的語氣聽起來沒有起伏,但彼得感覺那嗓音有點沮喪,「我以為我組裝好它了。」

  「沒問題!交給我!」

  和愛兒聊天相當有趣,幾乎讓彼得忘記還有夜巡的工作,或許今天他該到此為止。與他搭救的可愛老人,享用超美味冰淇淋,並且笑了一個晚上――這正好適合平凡、鄰家的英雄該寫在日記上的內容。

  「嘿,愛兒。我還能來嗎?」

  得到老婦的同意,彼得愉悅地原地蹦跳了下。

  他喜歡年長的人,尤其和他們互動,透過和他們往來讓自己變成熟。在經過上次的事件,他更察覺自己眷戀這種長輩釋出的善意和愛。想到他的家人,愛他的人們,彼得用盡全力收起那泛出的酸意。攀上窗臺,彼得小弧度地對著愛兒揮手,笑容映在對方的墨鏡上時抽搐了下,暗罵自己愚蠢,輕盈地從窗戶離開。

  盪回皇后區,抵達自己更加熟悉的街道。彼得避開住戶的視線,從牆外攀爬進屋。從早就打開的窗戶進去,阿尼已經坐在房間裡等他,打了一個安全的手勢。彼得鬆了口氣,扯下面罩跳落至地板。

  阿尼壓著嗓音激動地道:「今天太晚了,彼得。差一點就被梅嬸給識破,她好幾次都想要直接闖進來……」

  「抱歉,阿尼。」彼得從天花板跳下,按下胸前的蜘蛛將這套制服換掉,「但是這次有了新的危機,我得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次是什麼?」

  彼得將摘下的頭罩遞給阿尼,要他將系統連結到電腦螢幕上。

  是的,他留下了他的偵查蜘蛛在愛兒的公寓。

  「什麼?你監視對方嗎?」阿尼驚呼,他可沒忘記上個月與禿鷹的對戰。

  「噓!這不是什麼大事!」

  愛兒所居住的屋內透露出非獨居的生活氣息,藉著閒聊,他確認愛兒還有一個室友。屋內混雜著臭味,更重要的是凱倫的氣味辨識告訴他,有人血和鎗火的味道。噢,對,在冰箱夾層內還有古柯鹼。

  彼得不敢想像那位可愛的盲眼老婦會是哪來的終極BOSS,但返校舞會的時候和心儀女孩的老爸在高空打了一架,還差點把命玩掉的這種運氣,不禁讓他背脊一瞬發冷。不,別想了!彼得!肯定是有人利用了愛兒的善良和天生的小毛病來犯罪。是!一定是這樣!

  「彼得!你得保證這一次如果沒辦法解決,就要聯絡史塔克先生!」

  彼得從衣櫃裡隨意找件上衣套上,「好好好……但現在我得確保愛兒的安全。」

  「那、為什麼不直接把她從那裡救出來?」

  阿尼的疑問跟著他的手指一樣沒有停下。

  「她或許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如果我直接救走她,可能會給她帶來危險。」彼得拍了拍阿尼垮下的肩膀,「嘿,勇敢點,你可是蜘蛛人的旋轉椅專員。」

  天,他都不確定這句話是不是在對自己說了。

  「唔,好吧。」阿尼十指交扣活動活動,拉過鍵盤,將姿勢調整得舒適些,擠出笑容盯著螢幕,「那就讓我們來看看,這間房子有什麼小祕密。」

  畫面中的偵查蜘蛛小心地移動攝影角度,但過了一小時左右仍只有愛兒獨自坐在沙發上。彼得中途自然地到房間外和梅嬸交談幾句後,又擠回房裡站在天花板,倒吊著做自己的事。直到彼得嘗試他研發的新蜘蛛絲液,結果把天花板弄得有些糟糕時,畫面有了動靜。

  偵查蜘蛛的鏡頭對向公寓的門口,看起來脆弱的門板被撞了開來。揹著包的男人闖進屋內,對著屋子深吸一口氣,露出一個作噁的表情。毫不客氣地坐在愛兒隔壁,「嘿,為什麼我剛回來就聞到這裡一股奶味?」

  「大概是你這幾天胯下臭掉的味道,韋德。」

  好,他記住這個人的名字是韋德了。

  男人摘下自己的兜帽,彼得深吸了一口氣。那實在是太讓人驚訝,絕對有過刀槍傷過的痕跡,但造成韋德看上去有些駭人的原因卻不是那些玩意的功勞。老天,這個男人發生過什麼事?

  「任務期間我真想念妳,愛兒。」

  任務?彼得皺起眉頭,在天花板上轉了圈,湊到阿尼的隔壁。

  「你還是自己形容過的那副蠢樣嗎?」

  「是,發臭得到任何生物都不願意靠近我。」

  彼得皺起眉頭,對方並沒有他自己說的那麼糟糕。皮膚雖然凹凸不平,顏色散亂不均,但是從輪廓看起來,很帥。他想對方一定很受歡迎。

  愛兒點了點頭,將韋德的話代表活得很好的意思。

  「嘿,愛兒!我的冰淇淋呢?該死!妳居然吃光了!妳不可能吃掉這麼一大盆的冰淇淋!」

  韋德拎起彼得和愛兒一同分享的冰淇淋桶,不可置信地看著只剩下湯匙躺在裡頭的空桶。

  「難道是拿來招待妳從地獄廚房來的好友(2)嗎?」

  愛兒發出不贊同的輕哼,「下地獄去吧,韋德。」

  「不是嗎?讓我猜猜看!唔嗯……」韋德做了一個思考的站姿,若有所思地揚起嘴角,「我們的訪客是一個可愛、富有愛心還火辣性感的好女孩,是嗎?」

  彼得撇撇嘴,想著這個人的推理邏輯有什麼問題,然後用手肘撞了一下忍不住笑出聲的阿尼。

  「噢,愛兒,妳修好了櫃子!」他才注意到自己剛才靠上的是之前被擱置在地毯上的組合櫃,韋德動手拍了拍,確定櫃子足夠結實後走到彼得方才離開的窗臺,韋德關上了窗戶,「妳是哪裡找到的小精靈?是聖誕節被提前了嗎?怪不得窗戶被打開過了。」

  「別動歪腦筋,韋德。」

  「才不!」把背包的東西全扔進房間內後,韋德咧開笑容讓他的面部愈加猙獰,「哈,我要聞著這個味道、抱著我的獨角獸娃娃清一槍。」

  彼得的臉色更糟了,按照對方的說法,那個味道、就是他留下來的。他忍不住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明明什麼都沒有!

  「有,你有。」阿尼笑著說:「我猜那是梅嬸選的味道,特別、呃……濃郁?」

  他閉起眼不想去正對這個事實,「噢,閉嘴,阿尼。」

  彼得想,該在下次購物時記得這件事,特別註記。

  不去理會味道的事,他們開始監視這個名為「韋德」的男人。

  雖然第二天的時候看著對方拿出槍枝和刀械,目前為止卻都沒有犯罪事實,反而對方仔細保養它們的手法,夾雜著髒話與限制級語言的風趣,讓兩個青春期少年的冒險情懷有些躁動。

  「這樣說雖然不太好,但他真是……酷?」

  彼得承認,這樣的成年男性確實很有魅力,一個叛逆的榜樣。

  最多再一天,他就得讓偵查蜘蛛回來。

  他和阿尼戴著耳機,一人一頭,聽著男人的自言自語和周遭的談話。

  跟蹤韋德離開住屋後,彼得記錄下對方進入的酒吧名字,讓凱倫搜索相關情報、並隔著牆壁掃描內部情況。正當作業都完成後,酒吧的門被推開,韋德摟著身材火辣的性感女人從酒吧內出來。

  隨著時間拉長,氣氛跟著詭異起來,曖昧的昏黃燈光,還有衣料細碎的摩擦聲,這讓兩個青少年頓時覺得不妙。女人的低吟,和激烈的拍擊聲,響亮地從畫面清晰地傳來,彼得和阿尼才從發楞切換成驚慌的狀態。

  「嘿!男孩們!你們在房間裡做什麼?」成功出爐的新料理氣味,讓梅嬸的嗓音聽起來格外愉悅。門板被叩了幾下後,「我開門了!」

  「不不不不不!不!梅嬸!別開門!」

  門被推開的瞬間,耳機線一起被扯下來,從音響響亮地發出女性沉溺、毫無克制的喊叫。

  彼得摀住了自己的臉,不敢去看梅嬸的表情。

  老天,這絕對是他人生最糟糕的瞬間。

 

TBC

 

(1) 31冰淇淋出過蜘蛛人款,但聽說吃起來還好XD
(2) Hell's Kitchen。韋德說的是盲者英雄夜魔俠(Daredevil)

评论(15)

热度(173)